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五百八十六章 傳祖師法閲讀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期待着的是‘竹山文明’的出现,但他却只是播撒下了种子就没有再过多理会了。
绕着这竹山部落走了一年,他也将该看的都看了,该说的都说了。
肉肠的背上又多驼了一个小不点,头上顶着三叶头饰的‘拇指娃娃’。
“你好好看看郎君是怎么做的,神道一途并不只是单纯的人前显圣,更重要的是如何引导凡人的智慧发展,如何引导出一个精彩的文明……”
海棠很有为人师的瘾,站在狗头上对着下方的芴芒就是一顿说教。
“老娘剑道通神,散落余威就可以令后人膜拜成立出剑崖教这样潜力无限的大教来……我乃堂堂的剑崖祖师,堂堂剑崖祖师……”
当然,这些心里话芴芒可不会随便乱说,只能暗自腹诽,然后表面做出一副勤奋好学的乖巧样子。
没办法,不乖也不行,也是这苏礼无论在仙道与神道上都是那么地惊才绝艳。
然后就听海棠又开始数落:“你再看看你自己?前前后后跟了本君有十万年了吧?结果现在诸天万界有几个地方是生长你这‘芴芒草’的?神道根本毫无进益,只能转走仙途。”
“结果修仙也修不好,十万年就只能成为个真仙,勉强在天庭当个杂号战将。”
“你猜猜郎君他上界之后能有什么成就?”
芴芒面对这一系列的质问极度委屈,她也不想自己的神职只是种杂草,但这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但是这种委屈她原本还可以抱怨,现在却是完全站不住脚了。
因为在认识了苏礼之后,她就已经被这个年轻人打破常规的能力给惊呆了……若是苏礼为芴芒,也可让芴芒超凡!
这种认识其实芴芒心里也是有数的……两相比较一下,她觉得自己的天赋真是渣得可以。
此时面对海棠的问题,她怯怯地以疑问句式回答:“是……驸马?”
海棠原本还是双手叉腰一副可爱的气势汹汹模样,结果一下子就眼睛猛地一瞪,十分可爱地‘咕哩’转了一圈……然后一下子垮了威严,多了许多柔媚道:“你这些年在外闯荡也是知道一个人有多难了吧?回去之后继续回本君身边侍奉吧。”
芴芒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又成长了许多,人生果然是一个大课堂啊……
“多谢小姐,芴芒一定再接再厉,绝对不会让小姐再失望了!”
苏礼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一看发现原来是这‘小草祖师’又被海棠收入麾下了。
于是他想着这算是自己人了吧?于是就说道:“哦,祖师或可去剑崖传法殿看看,那里有一些剑术说不定对你会有些帮助。”
芴芒:“……”
她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这关系是不是有些搞错了?应该是‘请!’她去传法殿留下一些顶尖传承吧?
这小家伙想干什么?给本祖师传法呢?
“好的……少爷,婢子会去的。”
心里转着虎狼之念,却做着最怂的事情。
芴芒祖师内心流着泪,却是高高兴兴地去找剑崖的传法殿了……
她当然得去,她不但要去看看这剑崖教里的所谓传承究竟如何,她还要将那里的剑法给批得一文不值,然后再留下一门自己最得意的剑道传承来供人瞻仰。
“哈哈哈~”
她得意地笑出了声。
“有这么开心吗?”苏礼在她背后问了一句。
“唔……”芴芒条件发射捂嘴,然后乖巧地说道:“婢子只是觉得能够得观上乘剑术才会那么高兴。”
“啊,那么就去吧,这里暂时也用不着你照看,我会对剑崖那边的长辈们打好招呼的。”
苏礼很是热心地回应道。
芴芒连忙表示感谢,然后捏紧了拳头心里憋着一口气地去了。
等她直接传送回了剑崖,苏礼才是好奇地跟海棠说道:“我这祖师看起来也还真是不太聪明的样子,当初你怎么会选中她的?”
海棠轻轻捂着嘴,然后才回忆似的说道:“当时妾身要照看一整个大花园,觉得实在是有些照顾不来,这才随手点化了一株小草来给我照看花园。”
“虽然说还算勤快,但的确是一直有些笨手笨脚的。”
“神道是基本没什么希望的,转修仙道又资质平平。”
“结果后来不知看了哪位剑仙潇洒,又喜欢上了剑道……本君想着反正她学啥都是一般,倒不如去学个她喜欢的。”
“后来倒是也学了一些看上去挺唬人的剑法,这才成了神将。”
所以,海棠这位女主人对芴芒所学剑道的评价就是‘看上去唬人’?
苏礼听了好是一阵无语,咱们剑崖教的起源就是这么一位?
精品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討論-第五百八十六章 傳祖師法鑒賞
真是心疼当年那位连名字都没传下的创派祖师了,真的是全靠脑补啊!
当然,剑崖教的所有剑道传承都是一代代这么‘脑补’积累下来。
所以剑崖教能有如今的威势,真的是无数先辈殚精竭虑闯出来的,跟那芴芒其实真没多大关系。
只是世间之事就是这么奇妙。
因为这么一丝完全可以忽略的因果,剑崖教直接傍上了芴芒原本的女主人大椿上神。
然后就作弊一样地开始了超展开……
所以芴芒的位置很尴尬的……作为理论上的真祖,实际上完全忽略掉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
‘野心勃勃’的芴芒顶着她的小草头来到了剑崖传法殿,然后就遇到了早就等在这里的长春子。
“贫道长春子,见过祖师。”他温和地打招呼,虽然说是面的‘祖师’,但却不卑不亢自有一番风度。
芴芒本来是绷着脸想要端起架子来的……
但问题是,她忽然悲哀地发现这长春子身上也有神力,而且也已经有了春神的属神神位。
也就是说,日后这就是同僚了。
而且看这位一派平和自然又有一身功德,这前途可要比她好多了。
她决定‘礼贤下士’吧。
“不用那么客气,以后我们都是为小姐做事的……”
嗯?
她说着说着就不由自主地往长春子身上靠过去了……这个后辈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啊……
长春子无语地把这个头顶小草的祖师给推进了传法殿,总觉得这个祖师怕是脑袋不太好使吧?
……长春子身上不但有功德,还有无数木德,对于草木精怪来说本来就是最致命的吸引力。
芴芒跌坐在传法殿的大厅上,双手拍着艳红的脸努力深呼吸……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行,芴芒你怎么可以在这种区区诱惑之前止步?哪怕他们阴险地用了‘美人计’,你也不能中计啊!!”
她在心中狠狠地告诉自己,然后才振作精神在传法殿中寻找剑法传承。
她上来就雄心勃勃地以自己临时获得的最高权限调阅到了两份传法殿中最高级别的剑道传承……
首先是《大五行剑典》。
“哼,名头倒是很大,就是不知道是否欺世盗名?”她心里吐槽着,然后就开始翻看……
然后她看着看着,就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大五行剑典》看似十分基础,只有五种剑式。
她一开始也没看出名堂来,但是唯有当她看到自己最熟悉的那《枯荣式》的时候,才发现这看似普通的剑招之间仿佛有数不清的未尽之意。
这天下的枯荣奥妙有无数的解法,而剑修若非有独特的感悟也无法真正领悟一种‘解法’。
哪怕是芴芒自身的剑意以及如今的剑道理解,也是在这十万年来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种解法,才能因此而成为神将。
可是现在呢?
她在这《枯荣式》中看到了演化万千的可能性。
尤其是在她本来就有自己理解的情况下,此时短短片刻就已经领悟到了数种类似接近的奥妙……
“嘶~”
这一番收获是巨大的,量化来说那就是比她十万年的收获都要大!
当然也是因为她有十万年的积累才能够在这个时候立刻触类旁通。
不过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她这一次参悟剑典的收获比先前青帝至尊给她讲道还要大……
她倒是想要吐槽来着,但是结果发现自己还真没办法吐槽什么。
这还只是领会到了五大剑式之一的部分奥妙,要是全部参悟透了会怎么样?
她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定是得到了某个上古剑仙的传承吧?剑崖教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级的剑道传承?”她喃喃自语着。
随后翻到最后一页瞬间无语凝噎……
直接最后一页,有一段来自作者的话……
苏礼:此剑典本为教导劣徒北光而作,未成想天降灵机得悟玄奇。后辈弟子天资上佳者可直接学习,天下剑法尽在于此。若资质稍逊者参悟有难,可先遍览剑崖传承。
这是直接给出了两种人的两种不同的参悟方法。
一种是天才式的,可以直接练习这门剑典走捷径。另一种是普通的,要先学会了剑崖教所有剑法才行。
“现在的后辈真是了不得……”她觉得自己好卑微,因为她确定自己就是那个‘普通的’。
她忍着心中悲苦再看另一份最高传承……《元灵剑舞》。
她看了又看,又是悲从中来……她完全看不懂……